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娛樂帝國系統 > 第兩千四百八十四章意外
    最強青銅,爭奪可是非常的激烈的,因此,現在就算是葉明也是不敢輕易的耽誤時間。

    來到這里,自然是要進行訓練了。而軍營里面的訓練,比葉明在賈府的訓練更加的完善的多。比如說,這一次,葉明進入天網之后,進入的其實是長平攻堅戰。

    殘酷的長平攻堅戰。

    而這一次,可不是說直接的三對三的戰斗,在戰斗開始之前,一個中年書生樣子的人出現在屏幕上說:“大家好,我是榮耀軍團的軍師木先生,今天呢,我就給大家來上一課。怎么樣進行長平攻堅戰的戰斗,葉明,端木飛,后風,你們三個人現在都是青銅二,算是同齡人里面,走的比較的快的了。因此,才會有資格進行長平攻堅戰。”

    這時候,葉明看了一下身邊的其他的兩個戰友,端木飛和后風這兩個家伙居然也是已經進入到了青銅二階段了。這時候,葉明才算是生出來了一種感覺,那就是說不能夠小看了天下英雄。

    就算是在同齡人里面,那也是藏龍臥虎的。自己雖然是說有系統的幫助,但是如果是說不小心,不抓緊時間的話,那在這樣子的一個事情上面翻車的可能性也是會非常的大的。

    因此,這時候,葉明心中不由得提高了警惕。端木飛和后風兩個人能夠進入到青銅二,很顯然不可能說是他們的天賦是多麼的多麼的好,畢竟這測試的結果還算是比較的準確的。但是,他們兩個依舊是能夠迅速的進入到了青銅而,那這樣子的可能只有一個,就是說他們家族開始培養他們了。

    而此刻,端木飛和后風兩個人也是開始注意彼此了,尤其是說葉明,賈府沒落了那么多年了,葉明依舊是能夠爆發八星天賦,第一個進入到青銅二,這絕對是讓人意料之外的。

    因此在這個時候,端木飛和后瘋了兩個人也是暗中觀察葉明。

    此刻,木先生卻是指著長平攻堅戰的地圖說:“那么好,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長平攻堅戰的野區的問題。

    上野區的雙狼攜帶著紅藍爸爸“森林的怒吼”,效果是增加30%的移速和減少20%技能冷卻時間。這個效果一看就知道這個是鼓勵大家去找事去和對手對抗的一個紅藍爸爸。

    不過,這可能是一個陷阱,在三對三,或者是說五對五的戰斗中,這種陷阱是防不勝防的。

    一般的情況下,英雄被陷阱坑了的話,那除非是李白,娜可露露等這種免控,位移等都是先進高檔的牛叉的英雄,一般的情況下被坑了的話,都是悲劇結果的。除非你在手速,走位,裝備銘文等方面有碾壓的優勢。因此,這種事情,不是什么英雄,什么時候都能做的,必定是要考慮到一定的風險。

    而這時候,讓我們去線上(或者野區)找機會干架,幫助隊伍建立一點優勢。

    這種事情刺客坦克等這些英雄可以做的比較好一些,對自己的隊伍的勝利幫助也是會比較大的。

    當然坦克最主要的是保護好法師等這些小脆皮,先玩好自己的工作然后再找機會下手。當然這個紅藍爸爸的侵略性也可用到清野方面,加速了大家的清野速度,可以獲取到更多的資源,建立裝備和等級的優勢。

    這些都是有一個非常的嚴格的要求,你們自己的團隊在發育上應該是占有一定的優勢。

    下野區的暴君擁有著全場最恐怖的三層團隊紅藍爸爸,每擊殺一次暴君就能讓所有隊友添加上一層“弒君者”的光環,每一層都有著強大的效果,第一層是生命回復速度加快,這一點對隊伍中的小脆皮尤其是非常的重要的,也許是多了這一點,敵人就不能夠秒殺你的團隊的小脆皮也不是不一定的。

    第二層是推塔速度加快,這個就不用說了,大家自己可以理解。第三層是傷害加深,別人砍你三刀。你沒有掛掉。但是如果你砍別人兩刀,結果別人就送出了一血,想想這樣子的事情是不是會非常的爽?”

    說到這里的時候,端木飛舉起手來說:“木先生,如果是說選擇;兩個弓箭手的話,那結果是不是會就非常的悲劇了。”

    木先生不屑一顧的說:“兩個弓箭手算是什么稀罕的,我告訴你們,王者榮耀里面,一切皆有可能,尤其是說在前期,別說是長平攻堅戰里面有兩個弓箭手類別的英雄,其實就算是在長平攻堅戰,有三個都是弓箭手類別的英雄的話,那也是不稀罕的。而且,甚至是說在五對五的戰斗中,我就遇到過對方是五個弓箭手類別的英雄。

    因此,你們現在要記住一點就是說,王者榮耀里面沒有垃圾的英雄,只有垃圾的選手。這里就是那么的殘酷,黃金階段遇到了豬隊友,結果一番連消帶打,結果降低成青銅,這樣子的事情也不是說沒有發生過的。

    因此,你們現階段不要在意你們選擇的英雄是什么,你們現在主要的就是熟悉這個游戲。

    在玩的時候,你們會慢慢地發現自己會比較喜歡什么類型的英雄,刺客,坦克等等,這些都是會在你們未來的戰斗中一一的取得勝利的。”

    這個就是有先生和沒有先生的一個區別的。有些時候,有先生在的話,那你會少走不少的彎路的。

    而此刻,木先生掃了一眼,看了一下大家,然后又才接著說:“優勢就是這樣子的一點點的建立起來的。

    當然,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下野這個地方的英雄有強大的輸出,我們去推進,不是去讓你送人頭。如果下野的英雄輸出不是非常的強大,猥瑣發育別浪,這才是王道。”

    這個才是一個老玩家的自白,實際上事實也差不很多是這樣子的,如果是說一個人在王者榮耀里面太浪太風騷的話,那往往是說,在這樣子的一情況下,死的也是最快的。

    葉明想了想然后才說:“木先生,那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我們這些新人的對手是什么人,是其他的新人巫苗,還是說是別的什么。如果是說會成為老隊員的話,那在這樣子的一個事情上面,我們就非常的吃虧了。”

    王者榮耀里面,自然是說英雄是非常的重要了,但是也是要看你的敵人是什么檔次的選手,如果檔次太高,這比斗就是一面倒的優勢,那就是說不可能有什么實際上的意義了。

    此刻木先生?是笑呵呵的點點頭說:“這問題不錯,我總算是等到了這樣子的一個問題了,我還以為你們會不問這樣子的一個問題的了。現在你們不過是一個新人,讓你們先熟悉一下王者榮耀。

    因此,你們這一批的所有的巫苗一開始就是對準了天王自帶的英雄。

    也就是說你們開始是和王者榮耀的主機打的。不然的話,那按照你們這幫垃圾的水平,絕對是上去就給人秒的份了。我們訓練巫苗,不是讓巫苗去送死。因此,你們可以放心。”

    接下來,其實木先生還是介紹了一些關于長平攻堅戰的一些其他的技巧:“當然了。不管是怎么樣的一個結果,如果完成了這個任務的話,那這3層全面的紅藍爸爸加成,這個會讓暴君直接影響到了整個戰斗的局勢。

    這一點是相當的重要的一個事情的。因此,在這時候,暴君所在的下中野區這塊位置成為了兵家必爭之地,自然也是整張地圖上爆發戰斗和擊殺最多的地方之一。

    危險性什么的,那都是相當的大的,總之風險和機遇是并存的。在這里,沒有永遠的贏家,也沒有永遠的輸家。”

    端木飛則是非常的囂張的說:“看看,木先生都是這樣子的說了,那么我首先把丑話說到前面馬達加一起合作,如果是說有人敢拖后腿的話,那在這樣子的時候直接的被滾下去還來得及。”

    后風雖然是那種不怎么樣的喜歡爭辯的人,但是現在已經是欺負到頭頂上了。

    因此,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后風也是非常的不客氣的說:“你還是小心自己啊。不然你一旦是拖累住我們的話,那結果不用等到敵人干掉你,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這個可是也是赤果果的威脅和立威啊,可惜,這兩人吵了一架。

    但是,結果卻是直接的被木先生教訓了一頓說:“閉嘴,在王者榮耀里面,游戲的隊友都是隨機配置的,現在我能夠保證的是,你們的隊友肯定都是巫苗,這一點是沒有錯的。

    因此,現在你們三個人的隊友還沒有確定呢。如果是說真的是們三個人組隊的話,那結果會是非常的讓人驚訝的。”

    坑隊友,這一點其實就是因為系統的隊友是隨機的。當然英雄到底是說選擇誰,那你自己來定,出裝備自然也是看著你自己的經驗和喜好了。

    葉明這才看了一眼端木飛和后風兩個人,點點頭說:“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我就放心了,要是自己組隊的是豬隊友,那會注定倒霉的,直接的降落到青銅三都不是不可能。”

    青銅三,那是最低級別的了,到了這樣子的一個級別,那就是降無可降了。木先生看著這種情況,如果真的出現意外,這三個人真的編成一組的話,那結果可能是會非常的亂的。

    這三位都是互相的拆臺啊,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木先生最后還是說:“你們三個人如果是有萬分之一的機會在一起的話,那么就算是互相的看不順眼,別拆臺,自己玩自己的,上中下,三條路線自己選擇。

    而且在這種訓練的時候,你們的對手是天網,往往是說會爆出來一些好的結果來也不是不一定的。自己在長平攻堅戰玩,就算是輸掉了比賽,也許你的收獲會是最大的也不一定,一切都是看你自己的本事,本事大的人,怎么樣都是會掌握自己的命運,當然了,如果是說沒有什么本事,被坑了什么的,這就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木先生也是過來人,也是從這個年紀,從巫苗的狀態走過來的,因此,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他是非常的了解現在葉明,端木飛還有后風這三個巫苗現在的心態的。

    只有經過了不斷的戰斗,只有經過了不斷的磨煉,那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他們才會知道,在王者榮耀里面,其實自己的隊友對自己來講,還是相當的重要的。

    后風想都沒有想就說:“會爆裝備,皮膚碎片什么的嗎?不是說這是一切皆有可能的游戲嗎?”

    關于這個問題,其實不是說只有葉明一個人在關注的,端木飛和后風兩個人,那也是非常的關注這樣子的一個事情的。

    因此,在這樣子的一個問題上面,這時候,他們兩個人也是終于停止了互相的看著不順眼,而是開始關注木先生的回答。木先生卻并沒有直接的回答這樣子的一問題,而是笑呵呵的說:“一切皆有可能,在王者榮耀里面,五個弓箭手這樣子的奇葩的配置都是能夠被人弄出來,你們認為還有什么不可能發生嗎?長平攻堅戰,算是最簡單的團戰訓練地圖,以后你們會知道,能在這樣子的簡單的地圖進行訓練的話,那會是一件多麼的幸福的事情。

    這些都是沒有錯的,但是你們小看了天美的貪婪了,王者榮耀不能夠掉裝備,只能夠買,賺錢才是王道,懂不懂?”

    墨家機關道自然是一對一的訓練了,那這樣子說起來,長平攻堅戰算是最簡單的,那么,按照木先生的意思,后面還會有更加的伏復雜的三對三,五對五等等這樣子的地圖的。

    葉明皺皺眉頭,然后提問了一個比較的關鍵的問題說:“木先生,那么,我們在和天網對戰的時候,是不是說金幣什么的也是一樣的計算的。”

    這個事情其實沒有什么好說的,
北京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