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先婚厚愛:霍先生盛愛來襲 > 第889章 為愛而瘋的瘋子
 第889章 為愛而瘋的瘋子聞言,黑子的背脊猛地一僵,然后就矢口否認道:“沒有。”

    盛希安勾了勾唇,心情卻很是沉重。

    昨天見徐良的時候,她真的是滿心復雜的。

因為,她多了一個舅舅,多了一個親人。

卻又在后來的時候,她才發現,那個她以為的親人,竟然是個魔鬼。

    可是啊,她卻不太能恨得起來。

因為,她看到了徐良臉上的悔意,也有那么一點點心痛徐良的悲哀和無奈。

    然而,就是這個人,現在卻做了這樣讓人震驚的事情,就像是一個瘋子。

    嗯,徐良他……就是一個瘋子,一個為愛而瘋的瘋子。

    就是這個瘋子,就是在決定要去死了的時候,卻還想著要關心她……    黑子努力地調整著呼吸,等心境好不容易平復了之后,他才說道:“盛小姐,良哥他……真的是一個好人,你不要再去怨恨他。

我的命,當年都是他救下來的。

    “……”盛希安又是一驚,詫異地看著黑子。

    黑子轉過身來,輕輕地笑了一下,“所以說,我才說他是一個好人。

當然,也不僅僅是因為他救過我,他是真的很好。

不然的話……”他頓了頓,“慧茹姐當年也不會愛上良哥的。”

    對于這樣的話,盛希安并沒有感到有什么意外,因為,她有聽到了母親的錄音。

如果母親真的沒有愛過徐良,她也不會說“但愿還能有來生”這樣的話。

    盛希安沒有吭聲,只懷揣著一腔復雜的心情將手中的信紙折疊好,然后遞給黑子。

    黑子接過來,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然后還輕輕地拍了拍口袋。

    這一切,盛希安都看在眼里。

    看著面前那個手背上有紋身、看上去微微有些兇悍的男人紅著眼眶的樣子,她并沒有覺得好笑,心里反而是突然多了一絲好奇,“你……和徐良的感情很好吧?”

    黑子沉默片刻,“好!在我心中,他就是我的親人。”

    “他死了,你……是不是很難過?”

    黑子的眉心輕輕地顫動起來,唇也在快速地顫著。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幽幽出口,“怎么會不難過呢?

我現在的心情,就跟你失去慧茹姐一樣。

因為,他們都是我們的親人,不是嗎?”

    盛希安沒有吭聲,心里卻是想道:是啊,自己的親人離開了,自己能不難過嗎?

那是肝腸寸斷的痛啊。

    “當得知慧茹姐去世的消息之后,良哥回來之后就發燒昏迷了,還帶有急性心絞痛,后來甚至連意識都沒有。

可是,在慧茹姐的葬禮的那一天,他卻突然醒了過來,非要去送別。

那天,我們在遠處看著你們一行人,沒有過去,因為良哥不敢面對你。

但是……”黑子笑了笑,“后來還是遇見了。”

    “從元山回去之后,他又昏睡了兩天。

昨天去見你,是他強撐著去的。

我說讓他等身體稍微好一點兒再去,反正那些東西要送還給你,其實也只是時間問題。”

    “可是,他拒絕了,他說他必須要去見你,因為他接下來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問他是什么重要的事,他卻不說,只說到時候我就會知道,那是一個秘密。

昨天晚上,他還給我做了好多菜。

聽我說想念我奶奶給我做的大蒜炒豬肉,他也給我做了一盤……”    黑子微張著嘴,微微仰著頭,努力憋去眼中的酸意和濕意。

過了好一陣之后,他才繼續開口:“我現在終于知道了……他所謂的那件重要的事,原來只是要去死……”    “……”盛希安垂眸盯著面前的被子,心情也很是沉重。

    “不過,”黑子深吸了一口氣,“事已至此,我也改變不了任何。

而且,我說過,他說的話,我都會聽,哪怕是……他去死這種事。”

    房間里,是良久的沉默,隱隱的還有人發出的哽咽聲。

    盛希安扭頭抽了幾張放在床頭柜上的紙巾,“擦擦吧。”

    黑子搖搖頭,然后毫無形象地抬手抹了抹臉,“別擔心我,我只是……現在還有點兒難過。

不過,”他吸了吸鼻子,“我會好起來的,以后也會好好生活。

因為,他有交代過我,我得聽。

不然的話,他會不安心的。”

    盛希安直直地看著他,腦子里不自覺地就回響起母親留給她的那兩句話。

媽媽說,要她好好的,要她幸福,要她好好地和霍紹庭在一起……    可是,她好像并沒有做到……    那么,媽媽會不安心了嗎?

    黑子握了握拳,最后說道:“良哥要我以后對你多關照一點兒,也許你不愿意,但是……你放心,我不會打擾到你的生活。

若是你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你盡管開口,只要我能幫得上的,天涯海角我都會趕過去。

良哥是你的舅舅,我……也算是你的叔叔吧。”

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要是你不嫌棄的話。”

    “……”盛希安沒有吭聲,但也沒有任何嫌棄的意思。

    “我先走了。

你……”黑子猶豫了一下,“也不要因為慧茹姐的離開而太過難過。

有良哥照顧著她,她會很好的。”

    盛希安抿著唇,目送著黑子的背影。

直到再也看不到黑子的人影了,她都沒有再說一個字。

    ***    黑子走出房間,一眼就看見了站在門邊的霍紹庭。

他輕輕地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然后就邁步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霍紹庭自然是聽見了黑子和盛希安之間的那些話的,此時心中也是感慨不小。

能讓一個人做出那樣的選擇,那該是多么深沉而刻骨的愛?

    他也很是感激黑子,剛剛盛希安雖然說得不多,但起碼比先前的時候要好。

或許,盛希安還是會郁郁寡歡下去,但他想,有徐良這個瘋子做榜樣,他也會有足夠的耐心去陪著盛希安。

起碼,她還好好地在他的身邊,這就是他的幸運了。

    黑子走了幾步,然后又猛地頓住身形。

他轉過身來,對霍紹庭說道:“小子,對她好一點。”

      霍紹庭沒有說話,只是鄭重地點了一下頭…… 
北京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