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天師神醫 > 第1607章 賭注
 第1607章 賭注丹紫菱被王歡說的啞口無言,早就憋著一口氣,終于熬了過來,聽到要比試煉丹,她的臉色一熱,感覺體內的鮮血在沸騰,有種終于能夠大展拳腳的感覺了。

    “我會讓你見識到丹族的煉丹術。”

    “這是你們這些門外漢,永遠都無法超越的,永遠只能觀望的!”

    丹紫菱冷笑著:“你剛才說了這么多廢話,那又如何,我們不是比口才,而是比煉丹,我會讓你絕望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

    王歡聳了聳肩膀,表面上很輕松,可是心里卻沒有半點松懈。

    丹紫菱冷笑一聲:“我要提一個要求!”

    “屁事還真多。”

王歡一臉不耐煩。

    丹紫菱把目光看向袁立方,說:“既然是比試,那么就該添加一些彩頭,我若是贏了,丹城解散,丹城內的煉丹師愿意留下來的,丹族可以收留。

如果不愿意留下來,那么都滾出丹城。”

    袁立方皺眉,把目光看向王歡。

    “紫菱姑娘,我雖是丹城的城主,但是卻無法代表其他煉丹師,若是輸了,我可以離開丹城,永不踏入,其他人我無法強求。”

    丹紫菱也沒強求,改口道:“你若輸了,丹城城主,還我來當!”

    “丹紫菱,那你要是輸了呢?”

    看到她一副咄咄相逼的樣子,王歡暗暗不爽,直接插口打斷。

    “我為什么會輸?”

    丹紫菱歪著頭,好奇的看著王歡,好像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王歡冷笑道:“丹族難道是想空手套白狼,贏了要這要那的,可是輸了就白輸了?

這天底下的好事都讓你們丹族占盡了。

既然你拿不出相應的賭注,依我看也沒必要比了。”

    “王歡,你們丹城怎么出爾反爾!”

丹紫菱急了。

    “丹紫菱,不是我們出爾反爾,而是你的想法太離譜,在場諸位都親眼看著,你什么賭注也沒拿出來,就想直接贏下丹城,你在做白日夢嗎?”

    丹紫菱從未想過這些,看了一眼旁邊的崔無劍。

    崔無劍的臉上也頗為尷尬,低聲道:“紫菱姑娘,你得拿出相應的賭注,不然真的沒辦法。”

    其他人也一臉戲虐的看著她,這讓丹紫菱心中有些窩火,眼看就能用丹術好好的教訓一頓可惡的王歡,沒想到又出岔子。

    “好,只要我輸了,任由你擺布,行了吧。”

丹紫菱氣鼓鼓的瞪了王歡一眼。

    王歡哈哈大笑,就連大殿里面的人也跟著笑起來。

    “你們笑什么?”

丹紫菱怒道。

    王歡說:“丹紫菱,你的自我感覺未免也太良好了吧,你能與丹城相比?”

    “那你究竟想要怎么樣?”

丹紫菱咬牙切齒,渾然不知,她已經逐漸進入王歡設下的圈套之中。

    王歡道:“你贏了,丹城城主歸你,我們也可以離開丹城。

但是,你若是輸了,交出你手里的所有丹方。”

    這才是王歡的真實目的,一旦得到丹紫菱手里的丹方,丹城勢力將會大大提升。

    丹紫菱下意識的就要拒絕,可是想到自己根本就不會輸,又加了一句,道:“好,我要加一條,你若輸了,你將任由我處置。”

    “沒問題。”

王歡笑了笑。

    “紫菱姑娘,丹方事關重大,你是不是……”崔無劍有些擔心。

    “無妨,那個小子,我贏他,輕而易舉!”

    丹紫菱冷笑著,那感覺仿佛已經看到了贏下比賽,將王歡踩在腳下的場景。

    崔無劍聞言后,也不在說話了。

    他也堅信,丹紫菱的煉丹術遠在王歡之上,要贏王歡絕不是什么難事。

    “什么時候開始?”

丹紫菱挑釁的看著王歡一眼。

    “現在就行。”

    王歡無所謂的點點頭。

    其他人都站起身來,到了城主府外的廣場上。

    “終于要開始了……”    袁立方等人憂心忡忡,這是一場關乎丹城存亡的煉丹大比,而且對手還是丹族,要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城主府外的廣場四周,早已經人山人海。

    人群里面,仲憶丹看著他們從城主府內走出來,一臉興奮的看著丹紫菱。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比賽,看到王歡失敗。

    盡管她現在已經是丹紫菱的丫鬟,但是王歡一日不死,她這輩子也別想有出頭一天,她要親眼看到結果,告訴自己,當初的選擇沒有錯。

    廣場四周的人越來越熱鬧,都在討論比賽的勝負。

    袁立方帶著丹城的高層以此坐下,看到每個人都繃著臉,便知道這場比賽比他們想象中還要激烈。

    還有哪些丹王們,此時此刻無不憤怒的看著丹紫菱,這女人太狂了,一日連敗三位丹王,讓他們受了奇恥大辱。

    崔無劍站在丹紫菱身邊,嘴上扯出一絲微笑。

    隨后才是這一場各大勢力的代表,經過王歡那一番話后,他們心里希望丹城獲勝,可是心里沉甸甸的。

    丹族煉丹術,當今第一。

    這是不可爭辯的事實。

    雷劍丹王想贏,恐怕困難重重。

    就在這時,丹紫菱開口:“剛才,我們在大殿里面已經達成了賭約,我若贏了,丹城城主府由我擔任,丹城原有人員愿意留下,可繼續給丹族當奴做仆。

我若輸了,就交出身上所有的丹方,現在請在場的所有人作證,免的有些人輸了,反悔不認賬。”

    許多第一次聽到賭約的人臉色大變。

    沒想到賭注這么大。

    而且這個丹族之人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從她神態和口氣,好像已經穩操勝券似的。

    這讓丹城的那些煉丹師們憤怒不已,尤其是那些丹王們,眼睛赤紅的盯著丹紫菱。

    “丹族小丫頭,比賽還未開始,你就在這里大放厥詞!”

    有人看不慣她的囂張,怒吼道。

    丹紫菱冷笑連連,一眼掃過去,寒聲道:“誰若不服,可以出來,與我一戰,反正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怎么,沒人敢上嗎?

那就老老實實的閉嘴,一群懦夫,虧你們還是名滿仙域的丹王,一個個都是沽名釣譽,連我這個丹族小丫頭的挑戰都不敢接,真是可悲,可嘆,也不知你們有何臉面繼續留在丹城。”

    丹紫菱見他們無人吭聲,更是得意。

    “丹紫菱,你廢話說完了嗎?”

    看到她目中無人的樣子,王歡說道:“說完廢話,那就開始比試。”

 
北京时时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