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子雖然是一名活了五百多年的女子,但是,她的性格,卻有著男人的一面,暴躁而蠻橫。

    白云子的理想,就是大殺四方,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但是,在崇武大陸,白云子卻吃了虧,深深地感到了一種無力感。

    四百年前的那一場大戰,白云子盡管殺死了別動的嫡子,卻遭到了別動手下將士的圍攻。關鍵時刻,白云子使出了“玄冥功”,方能殺出重圍,倉皇而逃。

    從此,白云子的大部分時間,都躲了起來,閉關修練。

    這些年來,白云子一直有著一種憋屈感,就想著有朝一日,在崇武大陸,快意恩仇,大殺一場。

    現在,白云子感到機會來了!

    有了嚴儼的相助,白云子斷定:盡管崇武大陸兵多將廣,卻無法圍住她了!

    在白云子的指引下,嚴儼也來到了崇武大陸的王宮上方。

    往下看去,王宮戒備森嚴,五步一崗,十步一哨。

    武功到了嚴儼和白云子的層次,一般的士兵,已根本不是威脅了。

    因為普通的士兵,只能在地面上活動,根本不能御風飛行。

    能御風飛行的,都是崇武大陸的高級軍官。

    只有這些能夠御風飛行的高級軍官,方能對白云子這個級別的高手,構成威脅。

    白云子俯視著腳下的王宮,向嚴儼說:“師傅,您在這里,為我掩護,我下去大殺一場!”

    不等嚴儼回話,白云子一個俯沖,朝著王宮的正門,疾撲下去。

    白云子在俯沖下去的同時,雙掌凌空下擊。

    轟隆隆!

    轟隆隆!

    巨大的兩股真氣,從白云子的雙掌發出,擊在了防守宮門的士兵之中。

    數十名士兵被這兩股巨大的掌力,打得血肉橫飛,尸體橫于地上。

    白云子如同一片樹葉,飄然落在了地面上。

    凡是被挑中了防守宮門這種要地的人,皆是悍不畏死之輩,其中沒有被打中的,都朝著白云子圍攻而去。

    白云子嘖嘖怪笑:“你們來送死,最好不過啦!”她雙掌紛飛,在人群中縱橫馳騁,猶如虎入羊群一般。

    那些士兵們的兵器,還沒有靠近白云子的衣襟,就被震得飛了出去。

    也就三分鐘的時候,王宮的宮門,已橫七豎八地倒下了數百具尸體。

    在宮門的士兵,反而越聚越多。

    由于白云子搞的動靜太大,使得附近的士兵,迅速馳援。

    太尉仇良,在第一時間就得到了報告。

    但是,仇良并沒有向白云子出手,反而大手一揮,一張類似于魚網,卻比魚網大得多的網,罩住了白云子方圓半里之內的空間。

    仇良的大網,名叫遮陽網,以白云子的功力,也不能掙脫得開。

    然后,仇良緊急入宮,求見逍遙王別動。

    由于別動早就叮囑了,仇良一路通行無阻。

    聽到仇良來了,別動坐了起來。

    當仇良來到別動面前的時候,別動早已沒有了老態龍鐘的模樣,他的整個人,就如同一把利劍,顯出了銳利的光芒。

    仇良跪在了別動面前,低聲說:“王上,微臣已有‘遮陽網’罩住了白云子,接下來怎么做,請王上定奪!”

    別動幾乎想也沒想,說:“等世子出手!倘若世子獲勝則罷,要是他遇到了危險,你再上!”

    仇良說:“微臣遵旨!”

    當仇良退出王宮的時候,世子別樣紅已到了現場。

    別樣紅瞥了一眼從王宮里走出來的仇良,向舅舅施展說:“取過我的狼牙棒來!”

    施展一愣,壓低了聲音,說:“世子,在這種時候,仇良作為太尉,應該身先士卒啊!”

    別樣紅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低聲說了一句:“考驗我的時候到了!”

    施展沒再說什么,親自取來了別樣紅的狼牙棒。

    別樣紅由于是庶子出身,自小就隱忍而刻苦。

    被別動立為世子之后,更是吃苦耐勞,夏練三伏、冬練三九,練成了一身高強的武功。

    在崇武大陸,武功是為人處世的根本。

    沒有過硬的本領,即使有人把大權交到你的手上,你也守護不住。

    別樣紅取了狼牙棒在手,高呼一聲:“兒郎們,都給我退下!”

    由于別樣紅的世子身份,他在崇武大陸的地位,僅次于逍遙王別動。

    當然了,論實權的話,別樣紅不如太尉仇良。

    別樣紅高呼一聲:“今天,我要為兄報仇!”

    別樣紅這一聲喊,是喊給太尉仇良聽的,更是給裝病的別動聽的。

    呼聲剛落,別樣紅手執狼牙棒,撲向白云子。

    別樣紅的狼牙棒,不是普通的鐵打造的,而是用了特殊的金屬。

    就算是削鐵如泥的寶刀或寶劍,砍在別樣紅的狼牙棒上,狼牙棒也是毫發無損。

    當別樣紅的狼牙棒擊向白云子的時候,棒未至,真氣先到。

    呼嘯的勁風,直接把白云子的衣襟和頭發掀得飛了起來。

    對于強勢攻來的別樣紅,白云子沒有膽怯,反而一雙小眼,顯出了興奮的光芒。

    白云子剛才大戰的時候,用了一雙手掌,沒用兵器。

    當別樣紅的狼牙棒襲過來的時候,白云子終于取出了她的兵器。

    白云子的兵器,是一把劍。

    但是,白云子手中的劍,要比普通的劍要短很多。

    普通的劍,一般都是三尺長。

    但白云子手中的劍,卻只有一尺多一點。

    凡是習武者,都知道“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的道理。

    可以說,按說使用短兵器的人,一定有著不凡的技藝!

    說時遲,那時快!

    別樣紅的狼牙棒,以泰山壓頂之勢,直逼白云子的頭頂!

    白云子用手中的短劍,以硬碰硬,硬撼別樣紅的狼牙棒!

    轟隆隆!

    隨著短劍和狼牙棒的激烈碰撞,巨大的能量,猶如決堤的洪水,宣泄而出。

    距離別樣紅和白云子較近的士兵,受到了這股大力的撞擊,紛紛倒了下去,猶如秋風掃落葉一般。

    再看別樣紅和白云子,白云子屹立不動,別樣紅卻退了三步。

    雖然只是一招,但高下已判。

    就連周圍那些武功不怎么高的士兵,也看出來了:別樣紅不是白云子的對手!

    別樣紅卻沒有退后的打算,他大叫一聲:“殺兄之仇,不共戴天!”

    說著,別樣紅再次舉起了手中的狼牙棒,殺向白云子。

    這一次,別樣紅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似乎完全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了。

    白云子的一雙黃豆般的小眼,越發閃出了興奮的光芒,她手中的短劍再次刺出!

    白云子短劍刺出的方向,就是別樣紅的狼牙棒。

    其中,并沒有什么精妙的招數,只有最原始、最簡單的角斗。

    而且,白云子的那把短劍,也是用特殊的材料煉成的。

    轟隆隆!

    白云子手中的短劍,和別樣紅手中的狼牙棒,再次撞擊在了一起。

    這一次,白云子依然是屹立不動,但是,別樣紅卻退出了五步。

    只是退了五步也就罷了,別樣紅還口一張,哇地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習武之人都知道,凡是吐血的人,一定是五臟六腑受了嚴重的內傷!

    白云子一聲長嘯,說:“你去死吧!”手中短劍,指向別樣紅。

    幾乎同時,白云子的身體飛了起來,身劍合一,直奔別樣紅而去。

    別樣紅雖然手中提著那條狼牙棒,但是,他硬擋了白云子兩招之后,顯然身受重傷,面對氣勢洶洶的白云子,別樣紅似乎連招架的底氣也沒有了,疾往后退。

    但是,別樣紅后退的速度,顯然不及白云子進擊的速度!

    如果正常情況下,別樣紅顯然難逃白云子的致命一擊!

    就在這時,一個人加入了戰團,他就是崇武大陸的太尉仇良。

    作為崇武大陸僅次于逍遙王別動的第二號人物,仇良有著過硬的武功底子。

    眼見別樣紅在與白云子交換了兩招之后,難以避開白云子的第三招,仇良便出手了!

    仇良的目的,是救下別樣紅,但是,仇良并沒有直接替別樣紅擋下白云子的招數,而是采用了“圍魏救趙”的戰法,直接進攻白云子的側翼!

    白云子有把握能在一招之間,殺了別樣紅,但是,她沒有把握在殺了別樣紅之后,還能毫發無傷地避開仇良的殺招!

    正所謂: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沒有。

    仇良不出手則罷,他一出手,就卷起了漫天的殺氣。

    冒著自己受傷的危險,去殺了別樣紅,這樣的事情,白云子是不愿意干的!

    于是,白云子硬生生地停止了針對別樣紅的殺招,掉轉了方向,以手中的短劍,迎上了仇良。

    仇良手中的兵器,是一把鐵槍!

    其實,看起來是一把鐵槍,卻不是普通的鐵所鑄造,而是加入了特殊的金屬。

    雖然如今貴為太尉,執掌崇武大陸的兵權,但是,仇良卻是從一個小卒一步一步發跡的,身經百戰,以戰功累遷為太尉。

    仇良的發跡歷史,很符合夏國的歷史傳統:“宰相起于州郡,猛將發于卒伍。”

    仇良手中的鐵槍,直奔白云子而去。

    以仇良的功力和閱歷,鐵槍一旦出手,就牢牢地鎖定了白云子,使得白云子閃無可閃,避無可避。

    當仇良撒下“遮陽網”的時候,沒有網住站立于云端的嚴儼。

    嚴儼站立于云層中,觀察著戰場上的變化。

    雖然距離很遠,但是,居高臨下,嚴儼還是看明白了:別樣紅顯然是隱瞞了實力。

    也就是說,即使仇良不急于出手救別樣紅的話,別樣紅也不可能死在白云子的手里!

    很顯然,別樣子是使出了“苦肉計”,隱瞞了實力。

    仇良和白云子,速度都很快。

    仇良手中的鐵槍,與白云子手中的短劍,撞擊在了一起。

    不是針尖對麥芒,卻是槍尖對劍尖!

    轟隆隆!

    由于仇良和白云子皆是全力施為,兩個人的兵器相撞,其力道之大,已超過了兩列高速行駛的列車的迎頭相撞。

    剎那間,巨大的能量,在仇良和白云子的周圍彌漫著。

    在附近的士兵們,都有一種地動山搖的感覺。

    當槍尖和劍尖在激烈碰撞的時候,白云子和仇良的身體,皆是不動如山。

    不過,無論是白云子,還是仇良,都體會到了那句“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的含義。

    一招沒有分出勝負,白云子和仇良,繼續纏斗在了一起。

    兩個人,皆是以快打快,只見兩個人影乍分乍合,劍光和槍光倏進倏退,一時間,斗了一個難分難解。

    施展上前扶住了別樣紅,低聲說:“世子,你感覺怎么樣?”

    盡管施展是別樣紅的舅舅,更是別樣紅的絕對心腹是,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別樣紅還是沒有說實話,他一手執著狼牙棒,一手捧著心口,身體更是搖搖欲墜。

    施展臉上的憂慮之色更濃了,他接過了別樣紅手中的狼牙棒,向身邊兩個親兵喝道:“扶世子下去休息!”

    施展的意思,是他自己留下,卻讓別樣紅脫離眼前這塊危險的區域。

    兩個親兵要攙扶別樣紅,卻被別樣紅嚴厲的目光制止了。

    作為世子,別樣紅深知:越是關鍵的時刻,越是要秀一把堅強和勇敢。

    施展沒有辦法,只好緊緊地守護在了別樣紅的身邊。

    白云子和仇良很快交手了幾十招。

    仇良的功力,要比白云子稍遜一籌。但是,論戰斗經驗的豐富,仇良卻在白云子之上。因為仇良是從小兵開始,一步接一步地升上來的,身經百戰。

    白云子決定速戰速決,因為她感覺到,王宮中,還有一位大高手!

    白云子并不知道王宮中的那位大高手便是逍遙王別動,她有這種猜測,純粹是出于一種直覺。

    白云子決定,為了盡快擊敗仇良,她必須拿出她的壓箱底的功夫。

    盡管這一門功夫,有著很大的副作用,但是,白云子確信,有了嚴儼這一位良師,一切都不是問題。

    白云子記憶猶新的是:嚴儼只用了一套功法和一枚藥丸,就解決了她在陰天來臨的時候,“肩井穴”極為癢癢的情況。

    既然“玄冥功”已沒有什么副作用了,為什么不用?
北京时时计划